萌寵進行曲不可思議樂隊發售確認

100

在音游里,「佛靠金裝,人靠衣裝」已經慢慢變成了一種風格。 如今音游的種類不斷推陳出新,逐漸顛覆了許多人對傳統音游的故有印象。

但仍然有不少音游開發者,他們對目前商業化環境下的某些音游花花綠綠的外表並不感興趣,而是一直堅持自己做自己心中音游,Kui和他的《不可思議樂隊》就屬此列。

目前遊戲的手機版將會在8月23日發售,由心動網絡發行,定價爲18元,首周折扣也僅需12元,PC版和NS版也已安排上日程,會在今後發行。

宣傳片:

跟早期《不可思議樂隊》版本不同的是,最新的系列版本將會打磨很多系統,添加許多場景、圖鑑與成就系統,遊戲的打擊反饋也會得到進一步優化。

Kui自13年開始就在獨自開發《不可思議樂隊》,除了音樂部分得到他人簽約授權以外,遊戲內部的程序、美術設計、 UI全部出自他一個人之手——他是一名非常典型的獨狼式遊戲開發者。

昊天神勇無敵越戰越勇,他手提神劍左右追殺。他一會兒在雲間疾飛,一會兒在宮殿之上翻騰。天妖也是非常厲害。他一會兒變作這個,一會兒變作那個,各種妖術一起用上。兩人戰了幾十個回合,大體上卻勢均力敵不相上下。戰著戰著,昊天在雲間追趕天妖不見了身影,天妖早已化作一隻飛蟲。飛蟲太小,昊天尋了他很久,才發現他就在自己的頭頂上。

一個人前前後後開發一款遊戲長達數年,其中也遇到過許多來自技術和設計上的挑戰,比如「我一個程序實在不想去畫畫了」之類的自我吐槽。

全新的短域名提供更快更穩定的訪問,親愛的讀者們,趕緊把我記下來吧:(全小說無彈窗)「是麼,那我們可不能大意,二哥修煉的乃是懸瞑魔功,對這種說不明白的預感一般八九不離十,既有這種感觸,那這附近搞不好還真有危險潛伏。」那黑衣女子臉上露出一絲凝重之色,此女長得雖不如何,但聲音卻是頗爲動聽的。老者同樣沒有異。

但最終推動他繼續走下去的,就是單純地對傳統音游的喜愛以及對自己做遊戲原則的堅守。

不久之後Kui受邀加入了南京水幻之音 ,這是一家常年專業做音游的公司,也是繼繼鹽水鴨、粉絲湯和皮肚面等美食之後的南京的另一道靚麗風景。

《不可思議樂隊》最與衆不同的地方就是遊戲的譜面呈現方式,遊戲譜面是定軌,且軌道呈左右對稱分布式的,樂器主要模仿的是軍鼓,當左右音接近中間判定框時玩家點擊螢幕去擊打音符。

Kui雖然是個字面意義上的大男孩,但內心卻極富童真。位於遊戲譜面上方的畫面里是四個歡快遊行的小夥伴:狗+熊+兔子+小熊貓(Kui內心os:「等一下,我畫的那個真的不是浣熊嗎?」)。

這些小動物的萌系屬性對這款遊戲的加成是超出想像的,曾經Kui試做了50組共計200個的主題鑰匙扣,20分鐘就全部賣光了。

在手機版的選歌環節中你又能一睹程式設計師的畫技,遊戲目前有城堡、萬聖節、糖果山還有中國風主題等全部都是軟綿綿的風格,許多玩家們第一眼看過去心裡都會樂開了花。

遊戲的解鎖歌曲的方式也很新穎,需要的是玩家通過完成一些歌曲達到某些成就後解鎖,難度並不高。在打歌過程中還能通過收集分數解鎖更多精美的圖片,之後的版本遊戲將會進一步更新大量主題。

不可思議樂隊》是一款Kui認爲非常「簡單」的遊戲,這個簡單第一方面是遊戲上手比較簡單,「跟太鼓達人上手難度是差不多的」。

另一方面指遊戲本身就很簡單和純粹,「這就是一款傳統的音游,我把它做好就行了」

「太過花哨玩家就會更依賴背板,我不希望做一個玩家需要背譜通過的遊戲」。也因此,遊戲的難度設計比較偏向大多數音游用戶的習慣,給人一種熟悉感。

《不可思議樂隊》的歌曲共分爲11個難度等級。遊戲有三個難度,評分有四個結果,任何新玩家和技術型玩家都能從中尋找到樂趣。歌曲的風格是精挑細選偏童話的交響曲、管弦樂、復古電子音樂以及一些民族風格的樂曲,整體非常休閒與輕鬆。

去的打算,而是將遁光收斂,在這一帶遊蕩起來。沒過多久,一個修士的身影進入了眼帘。那是一名青袍儒生,大約三十出頭,修爲在築基中期左右,只見他落下遁光以後,立刻鬼鬼祟祟的四處打量起來,臉上緊張的表情清晰可辨。雖然此人也算得上小心,不過自然無法發現一旁林軒的蹤影,確定無人以後,他從懷裡,取出一張黃色的符紙。

PC和NS版還有Kui精心準備的單獨故事模式,新的小夥伴和音樂也會在情節中解鎖出來,幾個動物小夥伴會隨著音樂一起跑跑跳跳,之後的版本遊戲還會大量更新動物小夥伴。這也是Kui對一直期待這部作品並給與自己鼓勵的玩家的一些心意

對於Kui這樣的行動派來說,《不可思議樂隊》並不是什麼常掛在嘴邊終極夢想,而是時刻都陪在自己身邊的小夥伴~一直是以前那個一心想做一款音游的人真正想拿出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