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故事背景英雄聯盟中的背景故事

100

最近歸來的阿茲爾和澤拉斯,前者帝國和歷史變爲沙土,後者內心只剩下扭曲的仇恨

千年帝國終爲黃沙

艾卡西亞的隕落

恕瑞瑪的衰敗

奴隸澤拉斯的故事

世界觀的開始 第一部分——沉睡的陵墓

第二部分——黃沙帝國

暗裔的羣雄割據

沒有人記得那一天,天神戰士們帶著自己的部隊,走向這座城市參差的廢墟。同樣是這羣天神戰士,在他們的皇帝遭到背叛後的動亂中,用刀劍屠殺了城中的居民,並見證了城市被火焰吞沒,看著它的名字從殘存的石碑和方尖塔上鑿除。而這些趕盡殺絕僅僅是對那個來自這座城市的奴隸男孩澤拉斯徒勞的惡意。

天神戰士們已是不朽之身,但他們仍然生就了人類的心靈。沒有了誓死守衛的王權,虛空的威脅也不再迫切,許多存活下來的飛升者們從前的卑瑣野心重新浮現,開始產生了動搖。他們學會了禁斷的巫術,逐漸覺得自己才是這個世界最合理的繼承者。最終演變成了一場戰爭,毀滅了他們的世界。流離失所的凡人將新的暴君稱作暗裔,在古語中的意思大致相當於一個隱晦的詛咒:墮落者。暗裔受到了三重詛咒。首先來自他們遠古時代的敵人,再是榮耀帝國的陷落,最後是令他們永遠墮落的背叛。但即便是暗裔,也無法擺脫長年與虛空作戰而讓靈魂遭到的汙染。幾百年間,他們結成了脆弱不堪的同盟,互相征戰——暗裔大戰便從此發端。

因爲擔憂墮落的飛升者們也會危及符文之地的生存,巨神族便出手干涉了。據說,暮光星靈傳授給了凡人禁錮暗裔的手段,而新近重生的戰爭星靈聯合起了大軍對抗他們。他們的軍隊何曾畏懼,早已蓄勢待發。但是,等到他發覺自己中計的時候已經太晚了。一股比上千顆死去的恆星更強大的引力拖入了他們手中隨他出征無數次的武器,把他不朽的精魂永遠地鎖閉在內。

他們的身體曾閃耀太陽的餘暉,與虛空多年的戰爭中被腐化爲扭曲之物

人類女皇殺死暗裔

飛升者塔亞納利的背叛

如今,阿茲爾被太陽女皇最後的後裔——希維爾的血液的喚醒,重新豎起了象徵著沙漠帝國的太陽圓盤,可是曾經的帝國的軍隊和建築不過是一堆沙塵。而時間殘存的暗裔一心報復世界,卻依然希望能有王室來領導他們,可是他們將會如何選擇呢?

諾可西人推翻不朽堡壘

幾百年前的暗裔大戰留下一個滿目瘡痍的世界,瓦洛蘭大陸上僅存的光芒似乎只剩下頭上的天空。不過雖然許多人都在辛勤地重建這個世界,卻有另一些人想要征服這個世界。殘酷的軍閥莫德凱撒帶著他的軍隊橫掃一片片土地,正是他,使得已然被暗裔蹂躪摧殘的土地更加塗炭荒涼,任何反抗他統治的人都會遭到重創和奴役,莫德凱撒的黑暗統治延續了數百年。在這期間他數次被殺害,但卻總是死而復生,由那些與他靈魂捆綁在一起的屍靈巫妖施法復活莫德凱撒的骸骨是他邪惡復生的關鍵,數百年的滄桑讓他變得越來越瘋狂偏執、擔憂自己骸骨的安全。他在自己帝國的中心建立了一座巨石要塞,被世人稱爲不朽堡壘。

曾經,弗拉基米爾的王國遭到了惡名昭彰的暗裔的威脅被作爲皇族的人質。新主人沒有殺掉他,而是給了一個機會,帶著軍隊攻占自己的國家,摧毀城市,將父王的頭顱呈給了他的主人。主人看到了忠心教會了他暗裔的祕密,一種拒絕死亡的力量。弗拉基米爾在主人被圍剿時背叛了,還汲取了一部分力量,變爲一個神祕的渴血惡魔遊蕩在瓦洛蘭東海岸的峭壁上,向當地的部落索取年輕生命的獻祭以及蒙昧的崇拜。

一位蒼白的女巫師接近了這個野蠻人神明,並帶來一份禮物。蒼白女巫樂芙蘭曾是鐵鎧冥魂身邊的核心成員之一,擁有獨一無二的技藝,也埋著背叛他的種子。這位女巫師立下誓約要化解他的力量來源——不朽堡壘,將他與那口死亡之井的連接切斷,從而給這個噩夢般的帝國釜底抽薪。

不朽堡壘最後遭到一羣諾可西人爲首的外族部落和傭兵戰團組成的聯盟的圍攻。在這次圍攻期間,一位部落酋長偷偷潛入了堡壘,繞過了險惡的防禦機關,盜取了莫德凱撒的頭骨被帶到了海洋彼岸的福光島。諾可希部族圍繞著不朽堡壘建立了新的帝國。

弗拉基米爾與樂芙蘭推翻了莫德凱撒的統治後祕密結盟——黑色玫瑰

歷史層疊之上的不朽堡壘

莫德凱撒黑暗統治的結束

莫德凱撒的頭顱依然不安生,一位國王(破敗王者,遊戲的有以它命名的裝備)爲了復活自己的妻子前往福光島釋放了禁忌魔法,由於大量聖器加成,使福光島成爲了巫妖和死靈的聚集地,現在被稱作暗影島,每年的黑霧都會伴隨著風浪而來,席捲比爾吉沃特。

符文大戰後的諾克薩斯和德瑪西亞

泰魯斯是一個遠古結社的成員,他們的任務一直都是收集並保護符文之地上最危險的聖物。瑞茲不經意間聽到泰魯斯與另一位法師的密談,談論著某種名爲「世界符文」的東西。儘管這個結社傾盡全力,但關於符文的消息還是散播開來——雖然極少有人能理解它們的重要性和其中蘊含的純粹力量,但是幾乎所有人都將它們視爲武器。瑞茲和泰魯斯在不同的族羣之間往復奔波,想要平息這沒來由的恐慌,呼籲各方保持克制。最後,在諾可希境內,瑞茲的故鄉,一次天崩地裂的毀滅打擊發生了,這也標誌了被後世稱爲符文戰爭的第一聲巨響。兩個國家針鋒相對,緊張氣氛不斷升級。泰魯斯與兩國領袖在可霍姆村進行了勸諫和談,但他看到這場鬥爭早已超過他調停的能力。在逃向山丘之中的路上,他和瑞茲親眼見證了世界符文的破壞性力量。隨後,符文之地上爆發了大規模的戰爭。

「小,浩?」騰蛇呢喃著這兩個字然後瞬間呆住了。「小浩?我做了什麼?啊~」騰蛇吼著,眼角竟然流出了晶瑩的淚水。這是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爲什麼一個魂體也能流眼淚?「紅,蓮……」被她悲切的情緒感染,我的心中也開始發酸想要流淚。騰蛇雖然記起了小浩這個名字卻記不得一切。只有我知道,只有我知道!

瑞茲看著自己的故鄉諾可西毀滅

諾可希的倖存者們靠著龜縮於不朽堡壘的高牆之內躲過了一劫,並於不久後建立了如今的諾克薩斯。

堅強的諾可西人再次建立起了國家

此時瓦洛蘭的西部有一羣難民被一支惡毒的黑魔法戰團追殺。經過長達數日不眠不休的跋涉,難民們迫不得已躲藏在一片古老的樹林中,這裡的樹木早已乾枯風化變成了化石。這些樹木的化石似乎是天然的魔法屏障,任何法術都只會在出手之際啞火。這羣難民不再是待宰的羔羊,他們舉起刀劍英雄聯盟故事背景,將那些黑魔法師趕出了這片土地。多年過去,最早的一批定居者使用這些神奇的木材製作了許多種防具。後來他們發現,這種樹木的化石可以與石灰混合製成禁魔石 —— 這種材料對魔法有很強的抗性。它也將成爲一個新興文明的基石,爲搖籃中的德瑪西亞王國築起高牆。隨後的幾年裡,只要有禁魔石壁障的保護,德瑪西亞人就不會害怕魔法進犯他們的家園。

在禁魔石林的地下深處,瑞茲發現了一處被人遺忘的地庫。一枚世界符文的碎片正安然地收容其中。

如今的德瑪西亞

瑞茲

飛灰(強烈推薦)

諾克薩斯

德瑪西亞

結語

虛空的力量影響至今,悲觀的說它將會吞噬整個世界,多次毀滅的文化已經讓太多人忘記了這曾經的恐怖,但各種令人陶醉的文化和美麗的種族依然生機勃勃的活躍在符文之地。這裡正發生著許多故事,艾歐尼亞的子女快意恩仇,爲自由而戰,沙漠中的父女尋找救贖,從虛空中歸來……

這是驕傲之地,造物主願俯首成奴;這是紛爭之地,戰火從未平息;這是希望之地,文明多次毀滅卻再次燃起;這是英雄之地,他們的舞台大幕漸起。

轉自機核網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作者: